导盲犬在中国逐渐告别“出行难”

币游国际官方入口

2021-05-15

  盲人钢琴调音师陈燕和她的导盲犬黑萌萌。 新华社记者陈钟昊摄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记者强力静曹槟王晓洁)对于盲人钢琴调音师陈燕来说,四岁半的导盲犬黑萌萌不仅是她的一双眼睛,更像是时刻陪伴她的家人。 一穿上工作服,黑萌萌便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常常几个小时不吃东西、不排便。   “我的工作需要到处跑,如果没有导盲犬,仅仅依靠盲杖会面临很多未知的危险,有了导盲犬出门就不用担心了。

”陈燕说。

  陈燕拥有娴熟的调琴专业技术,工作非常繁忙,需要挨家挨户上门为顾客调琴。

有了导盲犬的帮助,她的足迹遍布北京的大街小巷,甚至服务过其他省市的家庭。   作为与警犬、搜救犬一样的工作犬,导盲犬“上岗”前要经过严格的筛选和训练。 根据2018年中国颁布的导盲犬国家标准,导盲犬候选犬需有完整的血统系谱、三代来源清楚、无攻击性、无遗传缺陷。

其一生要经过寄养期、培训期、服役期、退役期四个阶段,服役期约为6年至10年。

  中国盲人协会原副主席滕伟民介绍说,中国有1700万盲人,除儿童和老人外,大概有900万左右处于就业阶段的盲人。 中国的导盲犬事业刚刚起步,目前全国导盲犬数量有200只左右。   从2011年4月领回的第一只导盲犬珍妮到现在陪伴了她两年多的黑萌萌,陈燕表示,她切身感受到,中国社会对导盲犬的认知与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了。   “刚开始使用导盲犬时,除了自己的小区,外面的公共场所几乎都不让进。 珍妮受了很多委屈。 ”陈燕说,有不少人害怕导盲犬会随处便溺甚至伤人,“我始终认为不是大家不善良,而是因为不了解”。

  为宣传和普及导盲犬的知识,担任北京市东城区盲人协会主席的陈燕十多年来坚持通过写书、绘画作品和社交媒体等渠道呼吁社会给予导盲犬及其主人更多的理解与关爱。   “现在医院都允许黑萌萌陪我住院了。

”陈燕说,因为患有哮喘,陈燕每年都需要住院两三次。 “有的病人知道有导盲犬,甚至主动要求跟我一个病房,我觉得很暖心。 ”  公共政策成为助推导盲犬普及的重要动力。 2012年中国开始实施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明确规定,视力残疾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公共场所的工作人员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供无障碍服务。 2015年正式实施的《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明确了视力残障者可携带导盲犬进站乘车。   盲人游戏公司职员周彤说:“现在带着导盲犬出门,如果遇到公交车拒载,饭店不让进,乘客和饭店的客人都会帮我说话。 现在坐地铁和公交很少有人看到导盲犬大惊小怪了。

”  16岁的导盲犬Candie。

新华社记者陈钟昊摄  已经16岁的Candie是第一只在中国服役、有国际服务犬资质的导盲犬。

它的主人连勤说,社会对导盲犬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了,从刚开始的不了解、不认识,到现在更亲近、更了解,这是一个特别明显的过程。

  中国从没有导盲犬到现在的上百条,导盲犬学校也从一所增加到了好几所。

连勤希望接下来有更多的配套支持,让盲人的出行更方便。   改变已经发生。

2020年9月,滴滴出行上线了“无障碍出行服务”,首期面向导盲犬用户开展服务。

目前这项服务已经覆盖全国74个城市,有超过180万滴滴司机师傅完成了“无障碍服务”认证,认证后的司机须承诺不拒载携带导盲犬的乘客,并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 同时,滴滴与全国多家导盲犬基地加强合作,针对导盲犬用户优先派单。

  除了企业,许多爱心公益人士也加入了导盲犬的宣传普及活动。   以导盲犬为主题的电影《快乐密码》无障碍试映活动现场,视障人士陈燕(右二)、连勤(右一)向观众展示自己的导盲犬。

新华社记者陈钟昊摄  今年4月28日是国际导盲犬日,在北京市东城区无障碍书店善缘书舍,一部以导盲犬为主题的电影《快乐密码》进行了无障碍试映,视障人士也可以通过无障碍辅助设施观影。   “希望这部影片让更多的人了解、认识导盲犬,传递和谐相处的社会文明。 ”影片制片人黄洋说。   滕伟民表示,导盲犬是盲人最好的朋友。 社会对导盲犬的认知不充分,导致很多盲人使用导盲犬遇到困难。 “社会对盲人和导盲犬更宽容,盲人就可以自由行走,对他们的康复、就业、教育和家庭生活都会带来很大的好处。 ”(参与采写:王修楠 陈钟昊 丁静)来源:新华网责任编辑:任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