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党员干部缘何热衷收受“雅贿”?

币游国际官方入口

2021-06-11

原标题:铲除雅贿滋生土壤  4月2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高新区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舒朴诚受贿、玩忽职守案起诉书公布。

在其涉嫌受贿犯罪中,不少都与玉石有关,包括收受价值327万元的玉石原料、3万元的玉石挂件、8000元的玉石手表等。   玉石无罪,罪在贪腐。

近年来,不少党员领导干部栽倒在玉石、字画、摄影器材等“雅物”上,值得高度警惕。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对查处“雅贿”、“影子股东”等隐性腐败作出明确部署。 “雅贿”的表现形式有哪些?载体是什么?部分党员干部缘何热衷收受“雅贿”?  3月底,受到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的西安市原副市长强小安被以涉嫌受贿罪提起公诉,通报显示,强小安在2005年至2020年多个岗位任职期间,违规收受他人所送玉器宝石6件、书画作品97幅,为相关人员在工程承揽、项目建设等方面提供帮助。 此外,强小安为得到时任陕西省政府秘书长陈国强的关照,送给其名人书法作品10幅,折合人民币共计88万元。

  同样“偏爱”字画,把字画当成贪腐工具的还有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张令平,他被当地群众称为“字画书记”。 调查发现,张令平共收受党员干部、商人老板等所送的名贵书画40余幅,价值几万至几十万元不等。

“张令平的另外一个‘雅好’是收藏石头、文玩,这同样也成为他被‘围猎’的突破口。 ”审查调查人员说。   除了字画,玉石、古董、摄影器材乃至兰花等都可能成为“雅贿”的载体。 西藏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扎西江措喜欢摄影,曾收受商人价值万元的相机一部。

浙江省丽水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陈景飞热衷倒卖青田石雕,曾收受商人价值65万元的青田石雕。   “送名人字画、玉石珍宝,避免了直接送钱的露骨与粗俗,而且这些物品往往价格波动较大,隐蔽性较强,成为了权钱交易的‘遮羞布’。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田坤认为,有些干部并没有字画古玩等收藏爱好,也不清楚这些物品的艺术价值,收受这类物品仅仅是认为比较值钱。 “有的落马干部收受的所谓书画,经鉴定后,多是赝品。

”  记者注意到,除了把“雅贿”当成权钱交易的“遮羞布”,还有的领导干部因“好”生“贿”,有的甚至借“雅贿”做起了倒买倒卖的生意。

  “为了排解心中的苦闷,我与他人合作投资石雕作品,而后我一发不可收拾,沉沦其中,并将之变成‘爱好’。 ”提起爱好青田石雕的起因,陈景飞坦言与试图从中牟利密切相关。 调查显示,陈景飞首次与商人投资青田石雕,就获利27万元,尝到甜头后他更是挖空心思牟利。 2013年3月,陈景飞以其姐夫蒋某某的名义,向私营企业主夏某某借资170万元后,将其中168万元从高某某石雕店购得青田石雕1件,并放在其店中寄售。

同年9月,陈景飞通过高某某将该石雕以260万元的价格卖出,扣除相关费用21万元,陈景飞从中获利71万元。

  “领导干部有爱好本无错,但要注意量力而行。

如果为了满足自己所谓的‘艺术追求’,不惜透支财力,甚至利用手中的权力受贿敛财,最终就走上了违纪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

”办案人员说。   无论“雅贿”的载体和形式多么“高雅”,都改不了其行贿受贿的本质。 在行贿者看来,字画或是玉石还是其他物品,都是“围猎”领导干部的工具,而作为收受者的领导干部,则在收受所谓的“雅物”后,就不得不对他人的要求尽量满足。   燕山大学教授杜治洲分析,“雅贿”不但使受贿者的物质财富在暗中得到快速增长,而且精确地满足了他们“高尚精神”的贪婪追求。

这种通过培养共同情趣、加深情感的长线投资,更容易达到目的。   近年来,在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下,权钱交易双方为了逃避纪律法律追究,“雅贿”的手段日趋隐蔽,呈现一些新动向。 有的从直接收受名人字画、手工艺品、文玩等物品,到异价互换,再到借助拍卖机构完成瞒天过海式贿赂;有的以爱好为媒介,形成“爱好圈”,在趣味相投的你来我往中,完成权钱交易,实现各方诉求。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紧盯“雅贿”等隐性腐败问题,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 福建省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收受玉石、书画等“雅贿”行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监委严肃查处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大肆收受玉石敛财、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和田玉赚取巨额差价等问题。

西安市纪检监察机关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受理的反映领导干部收受“雅贿”等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深挖彻查背后腐败问题。   在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纪检监察机关有针对性地开展警示教育,选择“雅贿”典型案例,引导党员领导干部从思想根源破除“雅贿”生存的“温床”,认清“雅贿”的腐败本质,警惕兴趣爱好被利用,不给别有用心之人以可乘之机。 (责编:汤龙、王斯文)。